vimina chen

慧慧的私房小厨:

早安,今日早餐:炸春卷+蔬菜沙拉+煎蛋+培根香肠潜艇堡+糙米豆浆。PS:今天拍照的时候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但又说不上来到底哪不对,吃饭的时候才发现,原来樱桃被我遗忘在厨房了,难怪拍照的时候这么别扭.....

【食事】吃粥的顺序

傻球啊:

长夏身怠,懒思饮食。好友Q上呼唤,“走,吃粥去!”于是有了这趟混饭之旅,确切说,混“粥”之旅。

坐定,以为店家会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上给客官我等上一大海碗皮蛋芥菜粥,突然发现圆桌很特别,有三凹进去窟窿,直径大概50公分,问服务员,答放粥瓮之用。瓮下置炉,可现场烹煮,服务人员视落座出入上菜方便,三选其一来使唤,用不上的,木盖阖上,不碍餐饮。“现场烹煮?”耳尖,赶紧向服务人员确认,没错,客官别急,按游戏规则来玩儿,让我们气定神闲先把粥底火锅生料食光光。

问话间,一碗清汤淡白送到跟前,心里还不肯承认不是粥,舀了来尝,温润水底果然不见米粒,入口清甜。服务员介绍说是米汤,做了粥底火锅的汤底,就是要借淀粉与肉类的良好互补,吸油脂,增甜美。“以柔克刚罢?”,听毕服务员姑娘介绍,不知怎的心里就这么一动,嗯,似有道理。于是决定自己也要姿态柔软——既然吃粥前须吃火锅,且静心等一番。寻思间,忍不住多舀了几勺汤汁入口。

那边厢,粥瓮滚沸汤底已经点熟白贝,贝肉指甲盖大小,连壳一同下瓮,滚几下,捞起,分发各客官——顿时口里似初初开了几朵小花,微香袅袅。大家一时安静下来,对待细小的食物,也像对待各种幼小令人发肉紧的萌物,多了一份心底的柔软。

回味中,火锅生料又至。咦,怎么又是贝?不过身量大了四五倍,贝壳略花,原来是花甲。花甲的肉质是偏深沉的粉红,有排列齐整细细微黄的油脂,入口肥厚多汁,弹而不软。如果要同白贝比,花甲厚实如男性,白贝纤巧似女子。

原来吃粥要先吃肉肉,还是首次遇到,不知众肉遍尝后那粥会是怎样的况味?不及多想,服务员姑娘张弛有度陆续上了胡须鸡只、沙虫、胡须鸡只、竹肠头、弹Q肉丸……我没糊涂,我牢记了上菜顺序——确确实实上了两回鸡肉!但是,有讲究的,先上的是背脊肉,之后才是鸡胸,背脊皮脆骨薄肉可拉丝,一看就知是鸡只常活动的部位,用客官母亲大人的话说,这肉可不是“死”肉。鸡胸肉厚脂多无骨,贴心置成小块,入口脆嫩皆备,也有别番滋味。但是客官我很快被竹肠头的名字吸引了:明明就是猪肠,怎么唤做“竹肠”?凝神一想,啊,是老身俗气了,人家店家就是要取竹的谐音,是思慕竹的虚心气节呢;再者,这肠头,形状岂不恰似竹节一枚?中通外直,不亢不卑呀。用筷夹了这“竹一节”,只见肠衣粉红,入口,口感厚脆,轻咬可断,这是第一味;待到内髓溢出,绵柔暖香,是第二味。

终于等来粥底火锅的最后一道——手打双丸——选了一粒牛肉弹Q丸入口,红肉的异香顿时四散开来——懵懂如客官也顿时醒悟,这火锅生料的下锅顺序是有讲究的,以味轻者为马首,海鲜、白肉、红肉,味感逐级加重,让吃客畅怀品尝之下,又无各食材弱肉强食窜味侵扰之虞。待到肉味尽收腹中,再上一份清粥收官,粥中只添芥菜香菜榨菜细粒,尔本清来清复去——这个清,既指粥,又指此次食事。

 

Onecup:

葱油饼

作法

1.适量开水和面,揉成光滑面团,醒一下;

2.扞成长方形薄面皮,淋上油,均匀撒上葱花和盐,卷起成团,再杆成圆饼;

3.平底锅预热放油,小火把饼放进去,边烤边边刷蛋液,翻边烤,烤至金黄即可。

蕾拉的厨房:

跟着网上的视频学做的成都凉面。又辣又麻又甜的重口味。

我拍美食有个坏毛病,每次摆了一桌觉得不错。拍着拍着就感觉进到盘子里了。想呈现食材本质的样子,觉得很有趣。

具体的教程可以关注我的微信号:wanweimeixue

或新浪微博:蕾拉的厨房。

吃貨嘴裡的獨白:


啦啦啦 美味的东西是从来不会让你减肥的 就像这道菜 豆豉油渣 好吃到没朋友

一个内拉:

请允许我发一次全版的,猜一猜,小朋友们最后推动火车了吗?

In un'altra vita:

#Salad of the day# 意大利鸡胸配田园蔬菜沙拉。简单的料理方法并不代表索然无味。1.鸡蛋液与帕玛森芝士、欧芹末搅拌;2.盐与胡椒腌制鸡胸;3.鸡胸裹面粉,浸入蛋液;4.平底锅加热,倒入橄榄油煎鸡胸至金黄;5.小番茄,小红萝卜,各种蔬菜,混合雪梨油醋汁搅拌;6、加入帕玛森芝士、橄榄,摆盘可享。

有间厨房:

豆角焖面

猪肉切片翻炒至不见血色,放入切断的四季豆继续翻炒两分钟,调入盐,糖,生抽,一两滴老抽。如果喜欢吃辣味或者豆豉的可以放一点老干妈之类的辣酱。加水至刚没过菜的位置,再盛出一汤勺的汤汁备用。

放入鲜面条,盖上锅盖,小火两分钟左右揭开,再将盛出部分的汤均匀盖在面上。之后再焖一两分钟即可。

 

我用的是较细的面,如果用的面不好熟,可以点一点香油蒸一下。

爱吃辣的,放一点小米椒也很好吃~